Euphoria

我们认识吗(虐 慎点 幼儿园文笔)


丁程鑫丞相之子x敖子逸普通书生

      京城丁丞相有个儿子,满腹经纶诗书,风度翩翩,言行举止无一不透露着这人的高贵和优雅,可偏偏长得还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惹得京城无数大户人家的千金都非他不嫁。
正当他一日出宫游玩时,在街上瞥到了一名正拿着本书念的男子,毕竟是个颜控,在看到那男子的面容后丁程鑫不得不承认,他,对那名素未谋过面的男子动了心,对,就是俗到家的一见钟情,他马上追去那男子面前,想到不能太突然,不然会吓到他,便把到嘴的“我喜欢你”咽了下去,对那男子说,“在下被您的文采所吸引,不知公子的名字是..”“不敢当不敢当,在下姓敖,名子逸。”像敖子逸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考状元的书生当然不认得面前这位就是丁丞相之子丁程鑫,只当他是哪位大户人家的一位公子罢了“不知在下能否到您的家中与您共同探讨一番?”就这样,小狐狸把小狗狗家的地址骗到了手中,便隔三差五的去“骚扰”小狗狗,终于有一天,小狐狸憋不住了,便抓着小狗狗的手,眼睛与他对视,说“敖子逸,我喜欢你,与我在一起可好?”敖子逸一听,便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远,说“可吾二人都是男人,怎能够在一起?”丁程鑫望着他,对他说“答应我,好吗?”在那双充满魅惑的眸中迷失了自我的某人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敖子逸每天享受着来自丁程鑫的各种照料,关心,而丁程鑫也乐在其中。
      可幸福的光景总是不长,在二人的各种隐瞒下,丁丞相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将丁程鑫叫过来,说道“这简直是胡闹!你居然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还是个没家世没背景的书生,这件事传到朝廷里那些老狐狸的耳朵里你爹我就完了,你和你的那小情人也要被皇上处置的啊!我不能丢掉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是我辅助皇上多年才得到的,怎能说丢就丢了呢!你,赶快去和你的小情人分手,不然他也不会又好下场的!”丁程鑫转念一想,丁丞相说的对,自己跟那小东西在一起时却没想到会拖累他,于是赶紧一边噙着泪一边去找小东西。
      当丁程鑫对敖子逸说分手的时候,敖子逸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本想再问丁程鑫一遍的,但当他看到丁程鑫红着的眼眶和噙着泪的眼角时,便知道这是真的,他却没有哭也没有闹,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与丁程鑫在一起呢,他是丞相的儿子,以后必将成大业,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书生,根本帮不到他,而且两人家境根本是天壤之别,根本不能拿来相提并论,自己若是在跟他在一起就怕是要拖累他了吧,便点了点头,关上了门。
      过了几天,丁程鑫来到敖子逸家中找敖子逸,可却发现早人儿已不在了,便开始全城,全国搜索,得知敖子逸早已出了青藤国,便派人满世界找,就这样,找了两年,依旧没找到,他,便放弃了。

十年后
 
      敖子逸回到了青藤国 ,碰到了丁程鑫,扯了扯他的袖子,叫了声“丁程鑫..”可这时,丁程鑫回头一脸疑惑道“这位公子,我们,认识吗?”
                 我们认识吗?

【鑫逸】叫哥哥

     短小 x ooc  
      丁程鑫最近喜欢追着敖子逸让敖子逸叫他哥哥,倒也不是什么当哥哥的执念,就是无聊翻着视频看到弹幕上的哥哥弟弟突然想听敖子逸叫声哥哥听听罢了,可敖子逸是谁,十八楼小霸王,梦想当所有人的哥哥,怎么可能叫哥哥呢,于是,便出现了
      放学后,丁程鑫手里拿着两根火腿肠,“威逼利诱”敖子逸,“敖小逸,你要是乖一点,叫哥哥,这两根火腿肠都给你了,但是你也可以选择不叫我但这两根火腿肠就都是我的了哦!”,没想到,敖子逸跑来了,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两个火腿肠,也对丁程鑫说道“老丁儿啊,如果你乖一点叫哥哥,这两根火腿肠就是你的了,那样你就有四根火腿肠了,怎么样?”几秒的沉默后,开心的敖子逸开心的吃着烤肠开心的跟丁程鑫说着话,旁边郁闷的丁程鑫郁闷的吃着烤肠郁闷的听敖子逸讲,不久,两人便到了分别的地方
       Round1,丁程鑫败.
      学校里,敖子逸一下课便到了丁程鑫的班级,丁程鑫和敖子逸觉得教室闷,便到了操场上,各自写起了作业,突然,敖子逸遇到了一到难题,像丁程鑫求助,丁程鑫盯准机会,说“叫哥哥就给你讲,怎么样,叫不叫?”敖子逸“嘁”了一声,突然看到提前下班准备回家的老师,一路小跑追着老师,在缠着老师讲完题后,嘚嘚瑟瑟的走向丁程鑫,举着手里的练习册,说“哎呦真不好意思,我会了,你说尴不尴尬~”
       Round2,丁程鑫败.
      等到丁程鑫写完作业后,也就到了放学时间,两人聊着天向公司走去,在练习了三首歌后,敖子逸就倒下了,旁边真源摸了摸敖子逸的额头后,说,“三爷好像有点发烧,老丁儿你去找staff,我扶三爷去休息室休息。”当丁程鑫拿着staff给的假药给敖子逸吃了之后,刚准备走出休息室,便听到身后软软的一声“哥哥~”
       Round3,丁程鑫胜.
      我才不承认是泗源写不出来才硬憋出来一篇鑫逸~

宋文嘉..这孩子挺好的,but我没有照片..
各位小姐姐们,长江国际十八楼一群喝了假奶的疯崽子们了解一下吗?😊😜😁

小歪生日快乐啊!
新的一岁里要开心 😊ps:祝涨工资越长越高😂😘

日常为崽儿们打call
各位小姐姐们,长江国际十八楼的皮孩子们了解一下吗?

贝贝14岁生日快乐啊!😘😜

【祺泽/横泽】清欢

    小学生文笔   and   ooc预警
      闷热的夏天,向横又逃了枯燥的英语课,翻墙出了校门,到了那个离学校不远的甜品店“清欢”,门虚掩着,他推开门走进店里,门口风铃的“沙沙”声和店里甜品的香味使他本烦躁的心情平复了不少,收银台的椅子上没有人,他轻车熟路的推开了制作间的门,那个可爱的老板果然在那,向横笑了笑,走了过去,对李天泽说“天使店长不在外面看店在制作间干嘛呢?”突然意识到身后有个人的李天泽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向横,便笑着说道“怎么,又是来买巧克力慕斯的吗。稍等一下,马上就做好了。对了,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不上课吗?”,向横毫不吝啬的展示出自己的虎牙和兔牙,说“有啊,但我逃了一节课,英语课太枯燥了,哪比得上来这欣赏天使店长的美颜啊。”李天泽害羞的笑了笑,道“别贫了。”随后又故作严肃的教育起向横来“以后不要逃课了,不然你会落下许多知识的!”,向横倒也配合李天泽,佯装严肃的答道“好的,我的天 使 店 长!”李天泽装作生气的样子“说过不要叫我天使,这哪像一个男孩子的称呼嘛!”向横无辜的眨着眼睛道“我不是故意的,可谁叫你那么可爱的啊..”
    “呦,这还是我们校霸横哥吗?天呐,我是看错了吗,刚刚装无辜那个真的是向横?把隔壁十七中校霸打进医院的向横?真是,不得了不得了啊!”米乐欠揍的声音从甜品店门口传来,可偏偏林说还附和道“是啊,米乐你快打我一下,我没看错吧!”,此刻被调侃的向横正想着怎么揍这两个损友一顿,可脸上还得装出一副笑得出来的表情,对那两个人说,“滚,我哪有那么暴力,要不,你们俩来试试?”吓得二人直接飞出甜品店,李天泽笑着端出向横的巧克力慕斯说,“喏,你的巧克力慕斯,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爱吃。”向横笑着说“我不喜欢巧克力慕斯,腻到不行,可我喜欢你啊,请问这位天使先生,跟我在一起好吗?”天使店长红着脸,半天才闷出一声“嗯。”
      听说,闷热的夏天,向横和天使店长更配哦!😘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第一次写文不好请勿喷
总裁鑫x总裁逸
     在会议室里的敖子逸来回踱步,安分不下来,时不时的还不耐烦的看看手表,“小张,合作方约的时间是几点?”秘书张真源恭敬地答道“对方约的时间是三点。”“这都三点半了,怎么还没到,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不好意思,让敖总久等了,真是抱歉啊!”门口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敖子逸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门口那人简直熟悉到不行,那可不就是十年前不声不响抛下他出国的丁程鑫吗!眸中一闪而过的情绪,惊讶,喜悦,和对他一声不吭就走了的恨意都被丁程鑫捕捉到,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换上了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用讽刺的语气说道“呦,贵公司还真是忙啊,谈合作居然迟到半个小时,我想,我们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合作的事了”,话音刚落,便跌入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敖子逸听到丁程鑫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该不告诉你一声就出国的,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好吗”眼泪差一点就从眼眶里跑出来,但理智使敖子逸咽回了那句嘴边的“好,我原谅你。”,又一次拾起工作时的官方语气“对不起,这位先生,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希望因为一些私事而拖慢了整个合作方案的进度,个人的私事,还是等到下班时间再谈吧。”丁程鑫收起眼中的期待,换上同样官方的语气说,“好的,那我们现在开始谈方案吧。”一番探讨过后,敖子逸起身,对丁程鑫说道“这次能与贵公司合作真是荣幸,希望我们能够再次合作,丁总”故意把“丁总”两个字咬的格外重,客气而疏远,丁程鑫也只能回一句“敖总客气了,也希望以后能与敖总这样谦虚的人合作”,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晚上九点,敖子逸的办公室里响起了敲门声,他警惕的望了一眼门的方向,发现对方竟是白天谈合作的丁程鑫,便问到,“丁总是对白天的方案有异议吗,等到明天再谈吧,我现在没空,抱歉”几秒后,丁程鑫那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眼前“敖总误会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贵公司的下班时间是八点,而现在是九点,敖总,现在方便谈谈我们的,私事,了吗”,敖子逸想着干脆一刀两断,便说,“好啊,可,丁先生想谈什么呢?”丁程鑫说“你是真的生气了吗,你以前都管我叫老丁儿的啊,叫丁先生多疏远啊,以后还是管我叫老丁儿吧。”敖子逸的眼泪终于决了堤,他扑进丁程鑫怀里,边哭边说,“当初你一声不吭就去了国外,我有多想你多担心你你知道吗,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可你每次都不接,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回过!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丁程鑫心疼的看了看怀里哭泣的敖子逸,轻声对他说“怎么会,老丁儿一辈子都不会不要三儿,我出国是因为父亲让我进修公司管理好让我接手公司,我也只想变得更强,强到足够保护你,可我怕跟你说了就舍不得走了,所以才一声不吭的走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担心我,老丁儿以后再也不扔下三儿了,再也不让三儿担心了,所以三儿能不能原谅老丁儿呢?”怀中的敖子逸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支支吾吾的说道“那,好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丁程鑫开心的抱着敖子逸亲个不停,说“好,我一定会一直陪着你走过余生的。”
    几天后,公司里的员工都再说“总裁和XY的丁总最近走的好近啊”“是啊是啊,总裁和丁总一定有奸情!”每当这时,敖子逸和丁程鑫总会一起说道
    我们没有奸情,敖子逸(丁程鑫)只是我男朋友而已😚😘

亚轩生日快乐啊!又长大了一岁,希望你在这一年能够更加开心😊